酒七

我还是爱着他,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一起加油吖!!!

顾西辞.:

王者荣耀云亮向多人图文合志《白驹过隙》初宣
规格:A5胶装
字数:12w±
——staff——
主催:顾西辞   苏穆
文手(按姓氏笔画排序):
七厌 @七厌。
汐染 @黄少天的冰雨_静舞
君长随 @君长随
顾西辞 @顾西辞.
漓末酒 @酒七
画手(按姓氏笔画排序):
白兰地 @白兰地
光陆 @光陆
冰希_cube @冰希_cube
苏穆 @苏穆YoNio
校对:陆执 @儒事书
设计:拾捌 @拾捌
——文手试阅——
追光者 七厌
湖上木制的栈道往前延展,有一瞬间赵云甚至觉得它没有尽头。诸葛亮依旧披着那赵云学生时代就常看见的金色大衣。时间没在老师身上留下痕迹,衣服却没这么好命,不少地方已经出现了轻微磨损,但是这一点也不会影响他本身的气质。不…,他什么都不会被影响。没有什么能在他身上留下一星半点的印记。赵云不紧不慢跟在他身后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却见诸葛亮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倚在了旁边的栅栏上。

不知名的几只鸟倏而掠过湖面,转瞬又起莫名成了他的背景板。夕阳斜斜照来,暖色的光给诸葛亮描上一层难以捉摸的温柔,清透的碧蓝眼眸清晰倒影出赵云的模样,稍稍勾起了嘴角。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朝着他伸了出来。
赵云喉头一动,脑海里兀然浮现出不久前貂蝉推给他的歌。

“我曾凌云雾 俯瞰着洋洲
享有纤长白羽赋予的自由
却未想过一天甘愿舍弃它
用微薄所有换你一声留
也许是你逆着光的时候
轻声哼起圣歌那时候
——便为你倾倒,只为你倾倒
亿万次沐风雨许为这一秒
时光于你我 即便永不会等长
多一个晨昏予我奢望也很好。”

好像多年的求而不得终于可以画上句号,那些隐秘的渴望和难以明说的失魂落魄统统化成海鸟远走。他恨不能猛然上前一步将那朝思暮想的人连着骨血揉进怀里融为一体才好。可赵云只是轻轻将微微发颤的手搭了上去。
——我想我再也不能飞出这双手。

素什锦年  汐染
诸葛亮没有开窗帘的习惯,厚重的窗帘遮住下午夕阳的余晖,将那点余温全都隔离在外,屋子里一片漆黑。空调尽职尽责的运作着。赵云打了个冷颤,抱紧了怀中那个纸袋子,诸葛亮拉着他的手在黑暗中熟悉的前行。突然,赵云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下一个踉跄,半摔到诸葛亮身上,整个鼻腔都充斥着浅淡的薄荷味,怪好闻的。赵云在心中想着。
前面有一个屋子亮着灯,赵云跟着诸葛亮走进那个屋子。眼前的景象让赵云不由得感叹,他仿佛走进了一个游戏展览厅。整整一个屋子,都是星际star这个游戏的周边,桌子上摆放的是星航和上将两位主角的手办,各式各样栩栩如生。书柜上的是官方设定画册和官方周边,扇子本子毛巾胶带一应俱全,床上躺着的是限量款抱枕,就连衣柜上,也贴着官方的海报。
这人……家里有矿吧?
赵云神色复杂的看着诸葛亮。
诸葛亮大佬的往他的床上一坐,随手抱起一个抱枕放在腿上。
“说吧,你最喜欢哪个角色?”
说到喜欢的角色,赵云犯了难。这本就只是他为了找话随便问的,谁知道诸葛亮真的是喜欢这个游戏的死宅啊……但是诸葛亮的眼神里又隐隐闪着期待。赵云一时之间不好意思说自己其实没怎么入这个游戏的坑,只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在玩,所以对这个游戏有点了解。只好随口一说道:“星航。我超中意她。”
抱歉了兄弟,我先借你老婆用用。
赵云在心里对他的兄弟说了声抱歉,刚舒口气就发现诸葛亮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诸葛同学不喜欢星航吗?”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赵云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就被诸葛亮推出了大门,同时手里的袋子也被诸葛亮抽走。
“再见吧情敌。”
赵云:??????

秋画扇  君长随
亲爱的Z:我们分手吧。
傻瓜云:……
亲爱的Z:我要去y国了,后天的飞机。
傻瓜云:留学手续办好了?签证弄好了?
亲爱的Z:我的东西就不用还给我了,去y国也要换新的。
傻瓜云:好。
傻瓜云:我看过天气预报了,哪里冬天比b城冷,记得衣服买厚一点的。
亲爱的Z:嗯。
傻瓜云:不要嫌难看,记得裤子穿厚点,不要露脚踝。
亲爱的Z:好。
傻瓜云:那里的东西你可能吃不惯,我给你买了几袋素食饺子,知道怎么煮吧?
亲爱的Z:知道。
傻瓜云:要按时吃饭,不要总用蛋糕布丁糊弄过去,胃不好少吃点冰激凌。
亲爱的Z:……
傻瓜云:把你要住的地址发我,我帮你找最近的唐人街。
亲爱的Z:不用了。
亲爱的Z:我们分手了。
傻瓜云:……好吧。
傻瓜云:那再见?

诸葛亮平静地关闭对话框,将跟那个人有关的一切都删除。好在他也不喜欢小女生玩的那些情侣名啊头像之类的,倒是省事不少。
只是他过目不忘,脑子里刻了太多跟他有关的东西,一时半会根本忘不掉。
不过没关系,他冷漠地想,反正接下来我会很忙很忙,忙到脚不沾地,就没工夫想他了。
接下来的两天他果然很忙,在当地租房,联系房东,联系导师,忙的他几乎晕头转向,根本没有时间回赵云一句“再也不见”。
也不是他忘记回或者不想回什么的,他只是怕消息发出去之后收到一条“您已不是对方好友”这样一条冰冷的系统消息。
要删也是我删你,凭什么你删我啊?他几乎是歹毒地这么想着,换下了国内的手机卡,等着换上国外的。
这下好了,他想,谁也找不到我了。
再见,赵子龙。
再也不见。

诸葛亮脚踩上实地的时候感觉在飘。此时的y国正值冬季,前些天才下过一场小雪,张嘴呼吸的时候把诸葛亮整个人从里到外凉了个透,他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心里茫然地想:“还有什么事呢?”
入境手续办得很顺利,房东太太也是位和蔼可亲的淑女,房东太太一家三口都对他这位远东的来客表达了欢迎,尤其是那十岁大的小女孩,简直不肯让诸葛亮走。
直到那位房东太太善意地提醒他,国内的手机卡在y国是用不了的,建议他尽快去办理一张新的手机卡的时候,诸葛亮脑子里没来由地想起来他还没和赵云说再见呢。
他想:是我男朋友没了。
这几天杂七杂八的事情太多,加上他本人的刻意忽视,现下这个事实又被他“想”了起来。
他又是一个人了。

醉里挑灯看你  顾西辞
诸葛亮是只妖。
准确地说,他只是猫妖。原本只是大山里一只普通的猫,却因他不普通的机缘在偶然间被点化,开了灵识,成了一只妖。但他一来初开灵识,二来不与人类接触,于是只能懵懵懂懂地继续在这山里生活。
所幸他遇见了一只名叫李白的狐妖。

他一直觉得原本在山上的日子多好,他、李白、还有李白那个名叫韩信的师傅。李白常常拉着他在山上到处跑,饿了就打山鸡摘蘑菇烤着吃,有时李白还会找点酒来喝,喝上头了便拉着他天南地北地瞎侃,最后被匆匆赶来的韩信拽着耳朵拎回家,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什么,最后被消气的韩信抱着带回家。诸葛亮就跟在他们后面,路上看到好看的小花就采一朵别在李白头上,等李白醒了之后再指控他醉酒后的种种劣迹,指指他头上的花,告诉他是他自己别上去的。然后听着李白悔恨地叹气,大声说着下次再也不喝酒了,但下次还是喝成一摊烂泥。

“孔明,我可以亲你一下作为晚安吻吗?”
诸葛亮没有回答,他拉住赵云的领子,赵云顺从地俯下身,诸葛亮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留下一吻,随即一路往下,细碎的吻从眼窝、鼻梁处划过,最终停在嘴唇上方。
“你想亲哪里呢?是这里,还是……”
不等诸葛亮说完,赵云便忍无可忍地把他按在了墙上,随即而来的便是极富侵略性的吻。
“晚安。”

风  漓末酒
[天才学子居然想找对象?!究竟是别人秀恩爱的压力还是……]
  
  “我也想做小哥哥对象QAQ!”
  
  “孔明都想找对象了吗,我们这些人怎么活!”
  
  “我不想让亮亮交男友,[大型亮吹在线死亡]”
  
  …………
  
    也不知道谁爆出去的,[天才学长诸葛亮居然想找对象?!]这个标题第二天就被刷爆了校园的论坛,评论的壮观数目可见大多数人都光顾了这个帖子。
   
  
  一旦爆出来还得了,原本就是校园红人的诸葛亮一下子又被推到风口浪尖,越来越多的围观这个事件,一封封情书塞满了他的抽屉,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盯着。
  
  该死,他就不应该说的。
  
  原本校园网的帖子也就随便说说罢了,所谓认证物证什么都没有,但本人的逃避就表明了对这个事的默认。
  
  他有些无奈,又没有什么办法,干脆趁着这件事对那个暗恋已久的人表白了。
  
  嘁……管他。
  

——画手试阅——
请见宣图,禁二传二改

求转发帮扩,预计十二月开预售,届时会带着宣图和购买链接终宣。
感谢大家的支持!

【杰佣】按热度灌……

最近好像很流行灌春yo,
我来跟风罢。
五热度一瓶吧,
咱们灌弹簧手吧,
很想太阳小弹簧。

截止明早吧qwqq
【应该没有多少人能看到吧……毕竟是个萌新qwqq】

置顶。

你好,来认识一下吧。
这里更新圈名酒七,叫我阿酒阿七都行。

主萌:杰佣,园医,云亮,快新,忘羡,上等人组,塞夏,蝶盲,冲撞。
基本为BL,GL。

雷点:杰园。

欢迎处关系,已有绑定画手andCP

哥: @石中火

其他处啥都行。

人随性,不碰底线外你高兴就好。

曾经圈名漓末酒or苏酒。

底层同人写手,底层cos。
大型奈吹。

很高兴你能来,
也不介意你离开。

                                   十月十日。

满Fo点梗!

CP:云亮,杰佣,快新。

梗:随意梗可选
BE or  HE  or R18 可选

篇幅:长 中短  中 短可选

背景:民国[仅限云亮]
          现代 [三者均可]
          1888年的伦敦[仅限杰佣]
     谢谢各位伙伴们一直以来的支持,会继续加油的。

【萌新求教】请各位大佬们指导哈!

各位cos大佬们好,这里刚入cos圈的萌新,想了解一下各位大佬们买cos美瞳经常在哪里买QWQQQ,因为这里是个小近视,不敢随意在网上买美瞳,打算下一次展子出个cos。顺便问一下带美瞳时候美瞳会有度数吗,【近视400+伤不起QWQ】

我真的没咕咕1555551╭(°A°`)╮,在构思民国云亮1551

我看过霸王别姬的程蝶衣,
也看过盗墓笔记的解语花
以及典狱司的二月红。
三个戏子一生痴戏,
却终究得不到一人心。

【云亮】抱歉

      短段子。
            BE吧应该是……
  
  红色印章盖上去之后,把它装进绝对密封的袋子。把他的回忆永远装在这里面。
  
  外面有雨。
  几辆车飞驰而过,溅起不少水花。玄关处还有几个待擦的脚印,那双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鞋子静静呆在那。
  
  诸葛有些冷。
  即使找了条毯子来盖着,沙发上的温度依旧不会很高。
  
  为什么不到床上去睡?
  啊…赵云那个傻子把他的床霸占了呢。
  
  他轻轻走到卧室门口,床上躺着的人如不食烟火的神仙,静静躺在那里。
  
  诸葛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无论是手尖还是发丝,都有些凉意。
  他无奈笑了笑,把对方的手握住帮对方暖和暖和。
  
  [子龙,这样会暖和点吗?]
  
  啊……
  他每天晚上都在沙发上过夜, 床都让给那个傻子了。
  那个傻子又没有叫自己起床,自己还差点迟到。
  这个傻子,怎么还不给我做早餐啊。
  不守信用的傻子!
  
  “只有失去了,才会明白那个东西对自己的重要性,当然,这些东西早就已经回不去了。”
  
  [诸葛!?诸葛你在吗?]
  [嘘…]诸葛把手伸到唇边,比了个手势,示意对方安静下来,来找他的人也十分会意,把嘴闭了起来。
  
  [子龙睡着了,我还等着他醒过来呢,别吵到他。]
  
  
  生まれて、すみません。